会员登录

  
公告通知
关于协会
政策法规
友情链接
   您的位置:首页  >> 案例分析
发布人:邵巧珍 编辑:邵巧珍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 2018-03-13    浏览人数:    评论:

注册商标无效宣告申请时间的具体确定

吴 斌 

案情:

当事人: 原告(上诉人):鹤山市尔居服饰有限 公司

被告(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 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原审第三人:骆驼(福建)户外用品有 限公司

案由: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200872日,广州市荔湾区狐步鞋业 行(下称狐步鞋业行)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 局(下称商标局)提出第6816898“CAN TORP”商标(下称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 商标局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18类的(动 物)皮;仿皮;钱包;旅行包;背包;手提 包;公文包;人造革箱;皮制带子;伞商品 上,专用期限至2020820日。商标无效 宣告程序期间,诉争商标转让至鹤山市尔居 服饰有限公司(下称尔居公司)。

20041214日,骆驼(福建)户外用 品有限公司(下称骆驼(福建)公司)向商 标局提出第4413085“CAN·TORP”商标 《下称引证商标》的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商 品为第25类的服装、游泳衣、鞋、足球鞋、 运动鞋、袜、帽、领带、皮带(服饰用)、 婴儿裤,专用期限至2018827日。

20131210日,骆驼(福建)公司就诉争 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撤销审请,主要理 由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 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且诉争商标是被申请 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对骆驼(福建)公司在先 使用商标的恶意抢注。20141114日,商标评 审委员会针对该撤销申请作出商评字【2014】 第76089号《关于第6816898“CAN TORP” 商标无效宣告请求书裁定》(下称第76089号 裁定),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近似 商标,且诉争商标符合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 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故而 裁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被申请人不服第 76089号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请求 撤销第76089号裁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 理后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使用在 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故应根据2001年商标 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予以无效宣告。被申请人 又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 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诉争商标核定使用 26 SHANGHAI TRADEMARK 上海商标 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分属《类似 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的第18类和第25类,本 身的功能、用途即存在一定差异,不构成类似 商品,判决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及 第76089号裁定,并责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 作出裁定。

201486日,骆驼(福建)公司针对诉争 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请 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诉争商标无效。 骆驼(福建)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 交《注册商标无效宣告申请书》,该申请 书中请求部分载明:依据《商标法》第 四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 违反本法……”依据《商标法》第十五 条规定:未经授权……”,请求宣告诉争商 标无效;在事实理由部分写明由于新《商 标法》与201451日起实施,故申请人依 据新《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五 条提出补充申请。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 商标法第十五条,依法撤销广州市荔湾区狐 步鞋业行第6816898号注册商标;在法律 依据部分载明:《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 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商标法》第十五条规定:未经授权……”。 该申请书的落款时间为201485日。

2015912日,骆驼(福建)公司向商标评 审委员会提交一份质证材料。其中载明:此 外,答辩人在答辩陈述中也自认其与申请人之 间的合作关系,申请人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申 请人在争议商标的申请日之前,在第18类包等 商品上使用了‘CAN·TORP’商标,而被申请人 是在明知‘CAN·TORP’商标是申请人在先使 用的商标的情况下,对申请人在先使用并有一 定影响的商标的恶意抢注。争议商标的申请 注册违反了修改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 定,故应依法撤销广州市荔湾区狐步鞋业行第 6816898号注册商标。该质证材料的落款时间 为2015912日。

201675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 字【2016】第60143号《关于第6816898“CAN TORP”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下称被诉 裁定),认为:诉争商标系尔居公司由狐步鞋业 行处转让所得。狐步鞋业行系本案的原被申请 人。骆驼(福建)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在 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其已经在包袋等商品上使 用了“CAN TORP”商标,并经使用己具有一定 的影响。……狐步鞋业行基于代理关系,理应 知晓骆驼(福建)公司“CAN TORP”商标,但狐 步鞋业行仍将与骆驼(福建)公司在先使用并有 一定影响的“CAN TORP”商标相同的诉争商 标申请注册在与骆驼(福建)公司“CAN TORP” 使用的包袋等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等 方面相近的钱包、旅行包、背包、手提包、公文 包、人造革箱商品上的行为,构成2001年商标 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 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 狐步鞋业行关于其2006年即在包袋等商品上 使用诉争商标的证据,未附对应发票,不能证 明狐步鞋业行上述主张。骆驼(福建)公司在此 前曾就涉案商标申请过无效宣告,商标评审委 员会就其申请作出第6816898号裁定,该裁定 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第1637号判决 所撤销。骆驼(福建)公司就本案提交的证据与 前案不同,故前案诉讼结论并不影响本案结 论。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 第二十八条、第十五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 会裁定二诉争商标在钱包、旅行包、背包、手 提包、公文包、人造革箱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 27 2018年第1·举案说法 在(动物)皮、仿皮、皮制带子、伞商品上予以维 持。

尔居公司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 起行政诉讼。

审判 :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骆驼(福建)公司 虽曾就诉争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无效宣 告请求,并最终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作 出第1637号判决,该判决现已生效。但北京市 高级人民法院仅就诉争商标是否构成2001年 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进行了确认,且在前次申请 中,申请人骆驼(福建)公司所主张的理由及提 交的证据材料,与本次申请并不相同。故此,对 于商标评审委员会答辩中所称的其再次作出本 案被诉裁定并不违反一事不再理的意见,予 以采纳,对尔居公司关于商标评审委员会程序 违法的主张,不予支持。据此,应对本案进行实 体审理,并以判决方式作出相关裁判意见。

骆驼(福建)公司所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 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其已将“CAN·TORP” 商标用于第25类包、服装、鞋等商品上。这些 使用行为,亦达到了一定数量和范围,可以证明 其使用行为使“CAN·TORP”商标具有了一定影 响。狐步鞋业行在申请诉争商标时,主观上应 具有不正当的目的,客观上亦采取了抢注的手 段,抢先注册了骆驼(福建)公司在先使用并有 一定影响的商标,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了2001 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应予无效宣告。尔居公司受让了诉争商标,故此,关于诉争商 标的相应无效宣告后果应由其承担。关于诉争 商标无效宣告的范围,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被诉 裁定中的认定,符合本案事实情况。据此,北京 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 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尔居公司的 诉讼请求。

尔居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 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在商 标评审阶段,当事人可以补充新的理由,并针 对新的理由提交相应的证据材料,但如果涉及 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 应考虑新的理由提出之日距诉争商标注册日是 否超过五年期限,而不应以申请之日计算,否 则五年期限的限定将失去意义。诉争商标的商 标注册公告日期为2010821日,骆驼(福建) 公司于201486日针对诉争商标提起无效宣 告申请,此时距离诉争商标注册日并未超过五 年期限,但骆驼(福建)公司在该申请书评审请 求部分、事实理由部分及法律依据部分均明确 其所依据的法律依据为2001年商标法第十五 条、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当骆驼 (福建)公司在之后提交的质证材料中提出了新 的理由,即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构成对他人在 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恶意抢注,违反 了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该质证材 料的落款时间为2015912日,而此时已经超 过了五年期限。在商标评审阶段,允许当事人 补充新的理由,并针对新的理由提交相应的证 据材料,但应当在时间上进行限制。新的理由 提出距离诉争商标注册日已经超过五年,骆驼 (福建)公司丧失了其依据该理由质疑诉争商标 有效性的权利。商标评审委员会对于骆驼(福 建)公司补充的该项理由无须审查,被诉裁定 及原审判决均认为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构成了 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以不正当手 段抢先注册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 28 SHANGHAI TRADEMARK 上海商标 标的情形,并据此宣告诉争商标无效属于认 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综上,北京市高级人 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 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之规定,判决: 一、撤销原审判决;二、撤销被诉裁定;三、商 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重点评析:

一、 注册商标无效宣告申请期间不得中止, 中断与延长

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了 商标无效宣告的请求权需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 年内行使。对注册商标的撤销申请权应该是一 种形成权,赋予权利人得依其意思而形成一定 法律效果的法律之力,相对人并不负有相对应 的义务,只是受到拘束,须容忍此项形成权及 其法律效果。权利人单方享有的干涉与他人之 间的法律关系的权利一直高悬在相对人头上, 长期不行使,就会使他人的利益长期处于不确 定状况,为了缓和与平衡这种权利严重不稳定 状况,法律明确规定了五年的行使期间,这一 期间不得延长、中止、中断;行使时间应明确界 定在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该期间经过则权 利本身消灭。

二、 注册商标无效宣告申请期间的具体起算

以违反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为由申 请宣告争议商标无效的,申请提出的起算点应 为无效宣告具体理由提出之日,不应简单地以 无效宣告申请提出之日开始计算,无效宣告申 请提出后增加新的无效宣告申请理由的,需考 量该新的理由提出之日距争议商标注册之日是 否超过五年,超过五年期限的不再审查。

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 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 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 影响的商标。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 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三条第 二款和第三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 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规定的,自商 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在先权利人或者利害关 系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 无效。对恶意注册的,驰名商标所有人不受五 年的时间限制。

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 的立法本意而言,五年期限是出于保护商标注 册利害关系人的正当利益,并考虑保证注册商 标的稳定性和商标权人的正当利益而确定的。 五年期限自争议商标注册之曰起算,在商标评 审及诉讼中,商标评审委员会及法院主动审查 这一期间;另外,五年期限为不变期限,不得中 止、中断或延长。当事人无论出于何种主观或 客观原因导致超过五年期限,均导致其对争 议商标提出质疑的权利确定地、不可回溯地丧 失,而无法突破五年期限的规定主张其权利。

本案中,骆驼(福建)公司于201486日 针对诉争商标提起无效宣告申请,此时距离诉 争商标注册日并未超过五年期限,但骆驼(福 建)公司在该申请书评审请求部分、事实理由部 分及法律依据部分均明确其所依据的法律依 据为2001年商标法第十五条、2013年商标法第 四十五条第一款,在后米提交的质证材料中, 骆驼(福建)公司增加了新的理由,认为诉争商 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 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一审法院均审查 了诉争商标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 条的规定,最终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认定诉争 商标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在先使 29 2018年第1·举案说法 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但商标评审委员会 及一审法院忽略了该质证意见中新增加的注册 商标无效宣告理由距离诉争商标注册公告之日 已超过五年期限,对该理由的审查突破了法律 规定的期间,这使得原本无法中止、延长、中断 的期间因为申请的提出而得以延长,也使得诉 争商标的注册权利人的权利处于不明确期,难 以保证注册商标的稳定性。因此,本案中,商标 评审委员会对于骆驼(福建)公司补充的该项 理由无须予以审查,被诉裁定及原审判决均认 为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构成了2001年商标法第 三十一条所指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 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情形,并据此 宣告诉争商标无效属于法律适用错误。

                                                                                                                                    作者单位:北市高级人民法院

 

   
 
验证码: *     看不清
    
版权声明: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上海市商标协会》网站完整栏目、版面设计,或私自在服务器上做镜像。转载或转贴本网站原创作品的,都应注明本网站名称、网址、作者。如有违反者,《上海市商标协会》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
 在本网站除署名为本站编辑、记者的,所有发表的文章、点评,均不代表本站观点,一律文责自负。发现有违法的言论,将不事先通知即行删除。本网站对于论坛网友发布的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站提供的标题联接无法长期保证链接的有效性。
云平台服务规则 | 隐私保护规则 | 网络安全法规 | 不良信息举报 | 档案馆编辑指南 | 网站信息发布指南
上海市商标网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长安路1001号1号楼528室 电 话:021—63171861银杏界技术支持
网站捐建与技术支持:上海银杏界